鹿与疾风

这里鹿风 ,一个咸鱼的日常,
kpl/lpl
杂食 偶有雷点
阿泰相关只接受泰辰,辰鬼相关随意
接受不了诚兮尘兮除外的兮右
fly右雷点
meiko相关磕的下昭野/驼妹但不接受其他
haro相关只接受raro/厂哈,全志愿相关随意

立个flag

本周肝出一片虎酷

实现不了就删。。


一百万个可能

bgm:https://music.163.com/#/song?id=29722582&market=baiduqk

不会打tag有误请指正


这深夜里,有百万个不确定

渐入冬林或走向街灯

在一瞬间,有一百万个可能

该向前走或者继续等

这冬夜里,有百万个不确定

渐入深夜或期盼天明

这一瞬间,有一百万个可能

窝进棉被或面对寒冷

暖这冬心或面对寒冷

 

                          

 

屏幕上的水晶破碎的那一瞬间,辰鬼忽然感到一阵深深的无力。

明明,明明就差这么一点点。

他点开通讯录上第一个人的名字,按下拨号键。

打出这个电话的时候,辰鬼的手在不停地颤抖。

“嘟,嘟……”

“喂?”对面的声音干哑而苦涩。

辰鬼一瞬间抛出连珠炮似的问题:“你没事吧?你听好了,千万别放弃,你……”

“没事。”

对方一句简短的回复竟噎住了辰鬼脑子里涌出来的无数句安慰的话语。

辰鬼想了想,开口说道:

“……我不是你的队长了。所以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坚强,你不能哭。”

“但是现在我在,所以,哭出来吧,没关系。”

“……我想你了”对面那人愣了好久,才说出来这么一句。

尽管他努力压住他的语气,使这句话听起来尽量平静,可是辰鬼还是分辨出了其中的一丝哭腔。

他太累了,他们彼此都太累了。

以至于听到手机中传来泪水滴下的声音时辰鬼竟感到心口一阵阵地悸痛。

辰鬼披上外套,急匆匆冲出门。

外面下起了雪,满地片片寒花。

 

辰鬼一眼就认出了坐在场馆边,缀满了雪的树下,石阶上的身影。

那人埋着头,身体蜷缩成一团,辰鬼看着他,心中感到一阵阵的刺痛。

他们曾并肩奋战,所以辰鬼更加了解他的渴望与无力。

 

“嘿,抬抬头,你看这是什么?”辰鬼笑着问那人。

那人从臂弯里向上看去,辰鬼捧着杯奶茶,笑眯眯地站在自己身前。

那人无言,只是默默地站起,双手紧搂住辰鬼,将头搭在辰鬼的肩膀上。

彼此无言良久,泪如冰凌结晶,成雪花垂。

 

是啊,任凭他是赛场上叱咤天地的踏雪无痕,此刻,在左斌面前,他只是一个二十一岁的祝昊运。

 

“小无痕啊,听好,你从来都是最厉害的,下次,一定一定要加油。”

“还穿这么少,来,我外套给你,照顾好自己听见没?”

无痕摇了摇头,把辰鬼硬生生地套在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

“用不着,我自己来面对寒冷。”

 

向前走吧,期盼天明。

暖这冬心,面对严寒,终会迎来曙光。

 

我知道前方有山崎岖不平

也知道前方有海波涛不宁

也知道前方有风凛冽不停

但没关系,我可以等



【白龙吟韩信x无痕】你可曾听过奇迹的声音

 

*不会打tag有误请指正

*50分2000字,有错麻烦捉虫谢谢

*咸鱼式写文小学生文笔很渣不喜请轻喷谢谢

*全是我瞎编的

*ooc bug肯定会有

*游戏里的韩信视角

 

谨以此文献给奇迹的声音



我是个骄傲的人,至少,别人都这么认为,我自己也这么想。

 

我想我确实有骄傲的资本。我享受刺激和猎杀的快感,不甘沉沦,不喜安静,我享受挥着白银龙枪在峡谷里纵横跳跃,伴随着清亮的龙吟神不知鬼不觉地切向敌方后排,又闪入野区,静待下一次捕猎的过程。无声中出现,无影间归去。

 

可或许就是因为这份骄傲吧,几乎没什么人愿意带我上场。

 

可他,不一样。他跟我见过的几乎所有人都不一样。

 

我都忘了第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了。我从屏幕里看他的第一眼,便看出他是个不同于寻常之人。他缩着脖子,一言不发,安静地坐在屏幕前,没有一丝紧张或激动,稳重如一座山。

 

好吧,一般遇见这种性格的人,都会伴随着极其无聊的战斗。估计这样的人来操纵我,结局不是超神,就是超鬼的那种。不过这个版本,敢让我战斗的人,不多了。也好,拿到上场的机会总比在底下坐着好。我活动活动手腕,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名字。

 

“无痕”

 

嗯,还挺好听。我似乎听那个骑马的还有那个扛着戒尺的老头子说起过他,是个很厉害的人。

 

时间还不够我想太多,战斗已经打响。我拖着长枪,奔向刚出生的石像。刚想挥枪上前,大展身手。可我忽然看到身侧一袭电光闪过。我暗叫不好,可为时已晚,接着我的身子便一麻,无法动弹,一阵纷乱的技能光效闪过,我眼前一黑,倒了下去,第一滴血的播报在头顶响起。

 

“该死的。”我暗骂一声,从泉水中爬起,又向峡谷中冲去。

 

接下来的战斗也不是那么顺利,发育到大后期,全线落后,兵线被压。我已经死了三次,还没有一个人头入账。屏幕外的他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转头对他的队友说:“不急。”

 

喂,这个时候还不急,那究竟什么时候才急起来啊!我心里忍不住埋怨,但还是一动不动地蹲伏在草丛里,边等人经过边看向他。

 

他紧盯着屏幕,眼睛一眨都不眨,整个人的气场仿佛一块寒冷又坚韧的冰,不曾改变分毫。

 

突然,他的眼神一变。我转头看去,对面的法师正独自一人跑过来,挥手击向蔚蓝色的石像,丝毫没有注意草丛里的动静。

 

机会!猎手的本能促使我兴奋起来。双腿用力蹬地向前方纵跃,须臾间便闪到他的身旁。在那法师惊愕的眼神中将他一枪刺穿。对面迅速回包,可为时已晚,那法师倒在地上,成了一具无力的尸体。我流利地迈开步子向野区跳去,想要借着地形逃跑。接种回头一枪又扫死一个追兵。我正得意洋洋地向高地跑去时,突然,从前面的草丛中窜出两个人影。

 

完了,这下绝对跑不掉了,也许凭着身上的复活甲还能争取几秒时间。我刚想挥枪再战几许,突然听见屏幕外沉默许久的他开口了:“我把复活甲卖了。”话音未落,缠绕在我身侧的白光倏地消失了。我被卡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地图边缘,身子一软,无奈地倒了下去。

 

喂,到底是在干什么啊?我还能多打几秒!我有些生气。耳机里队友也问他:“无痕,你买复活甲干嘛?用了可以走掉的啊?”“不必要。”他回答道,声音不大,但十分确定。“下一波水晶团,有复活甲的话赢了可以一波。”

 

眼前的世界恢复色彩,敌人的兵线步步逼近。我举枪向前冲去,在敌阵中穿梭杀戮,可自己的血条也掉得飞快。就当我要被对面最后一人击杀时,我突然像被注入了一股活力一般重新站了起来。是复活甲!

 

后来那场比赛的结果真如他所说,我借复活甲打出了团灭,击破了对面的水晶。当我带着跑车点掉水晶时,他仍像无事发生似的,甚至连嘴角的弧度都没有一丝变化。

 

那天便是我与他的第一次并肩作战。那场战斗,我尝到了久违的胜利的滋味。

 

可时间没过太久,我就觉察出了不对。他的衣服变了,队友换了,也不会再叫我出来,在赛场上拼搏了。只有当他一个人独自排位时,才会带着我,在峡谷里转转。

 

有天晚上,他又独自一人在巅峰赛场上战斗。选英雄的时候,他犹豫再三,还是选了我。又一次,我能在屏幕里仔细地看看他了。这种感觉,十分熟悉,却又陌生。

 

我听他喃喃自语道:“你知道吗?有时候啊,我觉得你和我很像,我们都十分渴望战斗,渴望奇袭的快感。但有时候,也不是想去战斗,就能去战斗的。比起战斗和技巧,我更想拆塔,更想赢。”

 

“有时候人们问我为什么不拿一些秀的英雄,为什么不刷刷kda,为自己争取一些荣誉呢?因为,我不在乎这些,也不会在乎这些。”

 

“我觉得,荣誉还不如一场胜利来的重要。”

 

我很想问他,问他为什么不后悔?被那么多人说送。在一局游戏里,他要干的事太多了。输出,承伤,开团,视野……既然他有这个实力,为什么不骄傲一些呢?

 

他仿佛听见了我的问题似的,抬头看向天花板上的灯,灯光在他的眼里映射,映出星星的光芒。“我从来不后悔。”他的声音依然平静。“不管怎么样,我想要的,就是那座银龙杯。别人的话,让他们去说就好。”

 

“至于开局五个人抓我这件事么……”他的嘴角微微一勾。“就像你的台词一样,加诸我的一切,我都将百倍奉还呢。”

 

眼前光芒一闪,王者峡谷的景色出现在眼前,防御塔缓缓升起,猩红的石像从地面爬出,手握剑刃的兵线整齐地向前迈进。

 

我攥紧手中的抢,向前奔去。

 

“到达胜利之前,无法回头!”

是Haro!S8加油!
(其实是之前画的忘发在这里了)

自家女儿!有朝一日我终于画原创了!

raro 你就是我的奇迹

*这张s8门票是他们自己打的

*小学生文笔ooc一定会有

*不要上升蒸煮

 

*他们是我的奇迹

 

全志愿从韩国来,但也不是一点中文都不会。他偶尔会鬼使神差地打开浏览器,搜搜他和陈文林的名字,再低着头,关掉搜索的页面。

他知道自己太差了。

他记得连败的时候,陈文林每次比赛回来都会呆呆地坐在椅子上看着手机,揉揉脸,又闭着眼睛把头埋在臂弯里。

全志愿不知道陈文林在看什么,但是他每次都会走到陈文林身边,拍拍他的肩,轻吻他的脸,紧握他的手,好像这样就能把陈文林的伤心从他的身体里全部抽走似的。

 

 

 

陈文林很年轻,也很在意自己的表现。他偶尔会鬼使神差地打开手机,搜搜他和全志愿的名字,再按下黑屏建,叹口气,闭上眼。

也许是因为明凯太厉害了吧,陈文林这样安慰自己。

他记得连败的时候,自己总是爱上网看看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他自己很清楚,那些只会是批评和谩骂。

这时,全志愿总是在他耳边念着不标准的中文:“haro棒,不凉凉。”他知道全志愿是想安慰他,可他想尽千方百计也摆脱不了难受的感觉,只能在安静的夜晚趴在全志愿的臂弯里,吐尽所有的委屈与不快。

 

 

 

全志愿还记得赢下WE那天晚上,陈文林激动的快要哭出来了,尽管上场的不是他自己。

他说:“吉欧那,你知道吗?我听到很多人说你进步了,可是很少有人这么说我。”

而全志愿看着天花板,很久没说话。

 

 

 

第二天早上,陈文林被身边的人从被窝里推醒。

“吉欧那,你干嘛?”

“haro,一起,rank。”

 

 

 

陈文林对自己的状态有些怀疑,甚至有想过他们会打不过JDG。之后他立刻否决自己,怎么可能呢。

可是他们还是止步在了8强。

 

 

 

一夜无眠。

听见身边的人微微翻滚了一下,全志愿立刻从迷糊变得清醒。

“haro还没睡?”

“睡不着。”

“还有机会。”

“不可能了。”

“可能。Haro。奇迹”

 

 

 

冒泡赛场上,EDG被JDG先拿一分。

“吉欧那,我们不会输吧?”陈文林偷偷凑近全志愿说道。

“不输。要赢。”全志愿转过头来,陈文林很少看到他的眼神是如此凝重坚毅。

“嗯,我们会赢。”

那天,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们。

可他们赢了。

 

 

 

对上RW,同样的剧本,被先拿一分,又追回两局。

教练问陈文林:“盲僧,拿不拿?”

陈文林转头看向全志愿,全志愿也转过头看着他。目光对上的那一瞬,陈文林看到全志愿点了点头,用口型比出:“qi ji”

“拿,没问题。”陈文林转回头,紧盯屏幕的眼睛里燃满了战意。

 

 

 

陈文林甚至有些不相信他们能赢。

一切恍惚是错觉,刚刚点掉水晶的一瞬似乎有些不真实。

他转头看全志愿,两人的目光又一次相遇。

张口,两人无声又默契地吐出两个字:“qi ji”

 

 

 

夜晚的楼顶很冷,陈文林看着灯火通明的城市。

全志愿走到他背后,两人紧紧相拥。

“吉欧那,我们做到了,我们真的做到了!”

“haro,真的,很棒,是我的,奇迹。”


也许有人希望我们就此停止,但我要让他们听好了:“我命由我不由天!”
这是EDG,

这是我们,

这是,

奇迹。

作为jc粉丝宣布正式走出自闭
……
作为eS粉丝宣布再次自闭